近日,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披露了一起收费删帖案。经审理查明,孙磊、覃明光两位被告人通过淘宝开店提供有偿删除信息业务,涉及金额分别高达86.86万元和83.89万元。

  法院认为,孙磊、覃明光违反国家规定,以营利为目的,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,扰乱市场秩序,情节特别严重,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。判处孙磊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90万元;判处覃明光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85万元。

  早在2013年9月,最高法院、最高检察院联合出台司法解释,明确规定有偿删帖为非法经营罪。此后,国家网信办等四部委还启动了“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”专项整治工作,相关部门对有偿删帖等网络犯罪也多次进行严厉打击。但每次打击后,“有偿删帖”往往稍作收敛后便又沉渣泛起。

  自2013年1月开始,覃明光和孙磊就开始分别通过“远东传媒”和“小宿舍家族”淘宝店提供有偿删帖服务。删除成功后,通过支付宝向客户收款。据证实,删帖收费标准一般是2000元至3000元一条,贵的有1万多元一条,根据删除难度来收费。当其点进负面新闻的网络链接后,看不到内容就算是删帖成功。

  2013年1月至2018年3月这五年期间,孙磊通过QQ联系,“小宿舍家族”及孙磊的淘宝店提供服务的方式,在网上承接覃明光、杨某1、冼振鹏、蒋某等人的有偿删除信息业务,后通过向其所认识的媒体从业人员支付一定报酬方式进行有偿删帖,在删除成功后通过支付宝向客户收款。

  于此同时(2013年1月至2018年5月),覃明光通过“远东传媒”淘宝店提供服务的方式,在网上承接有偿删除信息业务。覃明光通过向孙磊等人支付报酬的方式进行有偿删帖,在删除成功后通过支付宝向客户收款,从中赚取差价。

  期间,覃明光通过删帖群找能够删帖的人,谈好后加上自己的利润向客户收费,合作多的直接通过支付宝转账删帖费,新客户通过“远东传媒”淘宝店下单,商品名称为“远东传媒微博转发红人发布”、“信息处理”、“返费”、“网络传媒”、“形象推广”、“危机公关”等均为删帖的收款。

  2018年6月20日,民警在上海市松江区抓获孙磊,并将孙磊随身携带的一台笔记本电脑、三部手机、银行卡等物品予以扣押;同年6月22日,民警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宾阳县抓获覃明光。

  经审查确认,覃明光通过网络进行有偿删除的经营数额为人民币83.89万元。孙磊通过网络进行有偿删除的经营数额为86.86万元,其中,被告人覃明光向孙磊支付删除信息服务费为人民币55850元。

  据判决书细节披露,孙磊通过媒体人员有偿删帖,综合毛利率高达100%。据孙磊供述,自2013年开始,其提供网络删除信息服务并通过给媒体人员好处费,从中赚取差价,其共收取客户40多万。其他费用均是用于通过关键词优化、降权、搜索页面更新等方式将负面报道推后或直接看不到页面,恒煊平台登录该处理也是按删帖的标准收取费用。其删帖的经营额共计40多万元,利润有20多万元。

  淘宝店交易记录证明,孙磊经营的“小宿舍家族”及孙磊的淘宝店铺在2013年1月6日至2018年3月4日收款金额共计554070元(该款项来源包括淘宝、支付宝,支付宝转账总计16780元,其中明确写明删帖的金额为8780元)。商品名称方面,来源是淘宝的交易商品名称均为网络服务费,来源为支付宝的商品名称为删帖、负面信息、信息处理、删除博客等。覃明光淘宝店删帖的总收入为838861.03元,包括2013年4月商品名称含有“删负”字眼的费用,已剔除商品名称类似“亲子300贴”等的推广收费。

  目前,淘宝官网均无法搜索到“小宿舍家族”和“远东传媒”这两个店铺。淘宝搜素“删帖”关键词显示:非常抱歉,没有找到相关的宝贝。

  在法庭上,被告人孙磊及其辩护人曾提出孙磊的经营数额中应扣“降权”、“搜索页面更新”等方式处理帖子的费用。

  不过,法院指出,即使被告人孙磊采用了“降权”、“搜索页面更新”等方式,该方式同样实现了“屏蔽”、“删除”的效果,故被告人孙磊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,不予采纳。

  法院认为,被告人孙磊、覃明光违反国家规定,以营利为目的,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,扰乱市场秩序,情节特别严重,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。

  法院一审判决,被告人孙磊犯非法经营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90万元。被告人覃明光犯非法经营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85万元。责令被告人孙磊退出非法所得868630元(含已冻结的孙磊、孙丙跃支付宝账户内的3991.81元、恒煊官网56100元)、被告人覃明光退出非法所得838861.03元,上缴国库。